李雙紅
養老課題調查研究員

我在日本研究養老產業,即將進入超高齡社會的日本如何養老,問吧!

最新數據顯示,日本65歲以上老年人達3588萬,占總人口的28.4%,居世界之首,這也標志著日本即將進入超高齡社會。日本是世界上老齡化程度最嚴重的國家,自1970年起,日本就進入了老齡化社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將這一問題稱為“國難”。
不斷攀升的老齡人口比例,不僅使得勞動力嚴重不足,也給日本的養老服務帶來了很大挑戰。自1970年代至今,日本養老產業經歷了萌芽期、增長期、爆發期和成熟期四個階段,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產業。我是修完日本筑波大學博士課程的李雙紅,在過去幾年內,我從事專業照護、專護人才培養、日本介護制度保險制度等課題的研究,關于日本老齡化社會面臨的諸多問題和應對措施,歡迎向我提問!
17k
焦點 2019-09-19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58個回復 共69個提問,

熱門

最新

請問:愛知縣蒲公英介乎中心真有那么火熱嗎?可以使用介乎保險嗎?謝謝。

李雙紅 2019-11-03

2018年1月11日在“カンブリア宮殿”的一檔專題節目“お年寄りのレジャーランド!笑顔溢れる介護の理想郷”(老年人的休閑樂園!充滿歡聲笑語介護的理想之鄉)里專門介紹了蒲公英日照中心。后來在一些國內的網絡媒體上看到國內關于這個節目里內容的介紹。我想被大眾了解是基于節目的報道。如果從機構本身“火”的角度來思考,我覺得就需要客觀分析一下。在看這個節目的時候,我也挺震撼的。里面創辦人筒井健一郎先生說了一下他的最初想法:我們的生活主要圍繞掙錢、存錢、花錢,但是到了年老后,如何給再老年人營造“掙錢、存錢、花錢”的環境?另外筒井先生看到很多日本的男性老年人不太愿意到日照中心接受服務,他又聯想到迪斯尼樂園,很多人喜歡去迪斯尼樂園玩,能不能也給老年人提供“老年迪斯尼樂園”?基于這些思考,筒井先生開設了蒲公英日照服務中心。于是逐漸形成的利用服務人數最多的日照服務中心,離職率(對于員工也有特殊的福利,尤其對于有孩子的員工,有托兒空間、上學的孩子下了課或假期可以與在職的父母一起在機構里面)很低的服務機構。我認為,這樣的機構從老年人需求上、工作人員方面、以及提供的一些服務內容上相當比較人性化。通過打造他們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勵機制。另外有一家和蒲公英類似的是在千葉縣浦安的“夢之湖”,這家機構我實地考察過,也是一種激勵機制,兩家在空間和內部激勵項目內容上有一些不同。也十分有創意。我去的這家每天接受服務的老人平均位100多位,蒲公英的據說兩百、三百多位。可見對于日照(托)服務來講,這樣的人數,都算是比較高的。一般這類服務機構差不多十幾、幾十人不等的樣子。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2019-10-05

日本有沒有“以房養老”這樣的情況?

李雙紅 2019-10-10

日本的以房養老
1981年東京都武藏野市導入為起始的一種融資方式。厚生勞動省創設了以都道府縣社會福祉協議會為主體的“長期生活支援資金借貸制度”2002年12月改為“不動產擔保型生活資金”。
此外信托銀行等金融機構推出相關商品。
買房公司也參與其中,利用這種模式售房。但是由于日本根深蒂固的“家屋無價值”的文化,當時中古房市場不是很活躍,因而多僅以土地作為擔保價值。獨戶住宅(一戶建)作為主要對象商品,商品房等集體住宅不作為擔保對象。
日本也有把房屋留給子孫的文化,另外泡沫經濟期由于擔保發生過很多問題,只限定價值較高的房屋為對象。
除此以外也產生了諸如Reverse mortgage·住房貸款的新型商品。采用用即將入住的商品房作為擔保,原有價格的約一半價格進行融資、去世時所融資金與房價進行相互抵消,返還時只需支付利息。
2003年后,厚生勞動省補助借貸原資的三分之二,至此“長期生活支援金借貸(Reverse mortgage)”制度在全國實施。
Reverse mortgage老年人居住的房屋或土地等的固定資產進行擔保,以一次性或定期接受融資的方式,所融的資金在去世、移居、繼承等情況下終止協議時對所擔保的固定資產進行處理,一次性返還所融資金的制度。
住宅處理的方式有兩種:擔保型和權利轉移型。美國是“擔保型(HECM)”,法國是“權利轉移型”,日本屬于“擔保型”。

請問,日本有沒有ccrc類似的概念?中國的ccrc您怎么看?

李雙紅 2019-10-02

【日本版CCRC】
1996年前后,日本福岡県朝倉市是日本全國最早引入CCRC模式的地區。當時花費300億日元進行打造,預計1000人入居,結果前來入居僅200人。原本計劃的一些配套設施也位能夠實現。該區建設10年后出現了一些新的問題,原本健康入住的老年人中需要接受照護的需求越來越多。由于當地提供服務中心人員不足等問題,很多入住者不得不選擇離開。
再有為了促進地方上低迷的經濟發展,國家給予一定的資金支持發展CCRC模式、例如新瀉縣的南魚沼市。根據規劃,預計建設可供400位健康老人入住的CCRC模式中的住宅,該社區中以大學為中心建設,便于入住的老年人終身學習,同時配套建設照護機構等設施。但是本地區有一個最大的問題是老年人照護機構不足,導致一些老年人擔憂未來入住后需要照護時沒有可以接受的照護機構。
日本的CCRC的特征是不像美國的CCRC接受的主要對象為富裕人群、他們面向普通收入人群也開放。另外、日本是以公共醫療和介護保險制度中的照護體制為主、一旦需要醫療或照護時不能保證可以接受相應的服務。
因而一些專家建議日本化的CCRC根據地域特色建設一些小規模的CCRC,活用閑置房屋、廢校、大型商業店鋪等,同時對醫療機構、照護機構進行合理配置整合,設置相應的活動場地,創造開放型的CCRC,促進老少可以互動、交流的環境。
【國內的CCRC】
沒有做系統調查,前兩年聽說有借鑒美國太陽城建設的項目,據說運行的不是特別好。不過近年有專業的朋友說一些類似“太陽城”的項目不錯,推薦我去一定要去看一看,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我的感覺隨著大家對養老意識的不斷提高,我國的CCRC項目在一些資源(交通、醫療等)占優勢的地區會發展不錯。另外、我認為咱們的CCRC模式根據地域特點也需要本土化、地域特色化。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4個回答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你好。請問如何引導民營資本介入養老產業?更進一步講,如何保證盈利。

李雙紅 2019-10-08

1、引導問題
近年咱們國家出臺了相關的政策鼓勵民營資本進入養老行業。這是一個很好的和很有力度的引導方式。已經有很多行業陸陸續續的介入到養老產業的大軍中來,從衣、食、住、行里對于老年產品或服務的逐步轉向就可見一斑。只是很多行業還沒有非常清晰的劃分出作為養老產業中的“老年”需求做進一步需求供給與市場挖掘。這里面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市場是跟著需求發展而來的,很多企業敏銳的發現了這一趨勢一定會做相應的調整,有的行業不需要特殊的引導。
但在這里我倒是想提及一下養老產業中的再細分的一個領域:照護產業。現在已經有很多企業進入照護產業領域,這兩年咱們國家在政策上也不斷的進行調整,鼓勵或放開民間資本參與其中。在這個產業里面自不必說在國家政策引導下已經進入的比如房地產開發、建筑業、餐飲業、保險業、家政業等,其他的諸如出租車業等也將是是養老行業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當然,今后對于其他想進入該行業的企業,除了政府有在扶持政策、補助、資金等方面的引導之外,我認為需要根據自身原有資源優勢進行合理擴展和配置,深入探討養老中的需求。用一個具體案例來說、日本有一些養老照護人才培訓學校,經過多年的發展培養出一批照護人才之際布局開設養老院,開拓養老用品租賃業務,人才派遣業務等。通過一個點打通上下游產業鏈。再比如有一家原先是氧氣瓶供應公司后期發展開設高端養老機構等。總體看這些企業大多都有一個共同點,都是與照護產業有多多少少關聯的,后期進行業務的拓展與延伸。
咱們國家放寬政策,今后在實施過程中的各部門的聯動,地域聯動,多行業聯動等方面也需要有意識的加以引導。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排列5中奖规则 南通棋牌下载中心 广东极速十一选五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 山东11选53-gcp彩票网 吉祥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社区物流怎么赚钱吗 福建体彩官方网站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棋牌游戏代理规则 跑滴滴快车赚钱吗深圳 2003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舟山星空棋牌怎么打不开 豆瓣阅读长篇小说怎么赚钱 双色球17018蓝球预测 宁夏十一选五视频 手机那个app可以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