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登山者和同伴巴基斯坦高山遇難,為轉運遺體募捐82萬

鐘美蘭、王明平、程琦果/紅星新聞

2019-06-30 17:15

字號
在谷歌地圖上,成都的李先生與喀喇昆侖山脈的一座無名峰一見鐘情,他和香港的兩位同伴,決定挑戰它。5月底,三人出發前往巴基斯坦。
這座無名峰位于喀喇昆侖山脈中巴爾特洛冰川,海拔6410米,僅有的資料見于地質報告和衛星圖片,屬于未登峰。
然而6月17日,李先生及其中一名香港同伴在巴基斯坦北部失蹤,6月27日,巴基斯坦官方開出死亡證明,確認兩人死亡。
為了將李先生及香港同伴的遺體運回中國,6月27日,由李先生家屬及其朋友在自媒體公眾號發布募捐公告,短短一天內募捐了82萬元。
李先生是成都夢幻高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極地攝影師,紅星新聞從巴基斯坦多方獲悉,遺體搜尋費用非常高,兩架直升機搜尋一小時3023美元(人民幣2萬元)。
李先生和同伴當年登四姑娘山。紅星新聞資料圖
兩名登山者在巴基斯坦遇難
成都極限攝影師因雪崩歿命

李先生的微信停留在了5月30日,這次他和來自香港的吳先生(Stanley)、kenneth HO挑戰喀喇昆侖山,然而,突如其來的一場雪崩,李先生和吳先生命歿巴基斯坦。
李先生好友對外發布的消息稱,6月17日,李先生和同伴在巴基斯坦失蹤,由于天氣惡劣,直到6月19日,經過前期3次搜救,才由巴基斯坦軍方直升機在莉莉戈冰川(隸屬于喀喇昆侖山脈)附近目測發現遺體,經過機上搜救人員觀察判斷,他們位于一處海拔5300米左右的雪崩痕跡中。
6月27日,李先生好友王先生向紅星新聞記者證實:“目前沒有找到遺體,只找到他們的睡袋,由此推斷,他們已經遇難。”王先生說,巴基斯坦官方已經為兩人開具死亡證明,確認兩人死亡,遇難原因為雪崩。
幸存登山者接受新華社采訪時透露,三人在6月13日到達海拔5000米的前進營地,兩名隊友于14日凌晨出發,計劃15日返回營地,他自己則在營地留守。15日,他通過對講機與兩名隊友取得聯系。這也是他們最后一次聯絡。17日晚,他通過衛星電話呼叫了巴基斯坦軍方,請求救援。18日,在國內的李先生好友阿左聯系上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請求協助。18日和19日,巴基斯坦軍方直升機進行了三次搜索,第三次搜索在一處明顯雪崩痕跡中發現了失蹤者的睡袋和散落的營地物品,并判斷睡袋中有遺體。救援人員判斷此處海拔在5300米(有一說法為4000米,紅星新聞記者注)左右。
作為極限攝影師,李先生拍攝的很多作品堪稱大片,在他的朋友圈里,留下不少經典作品,他突然離世,不少好友都為他祈福。吳先生離世消息公布后,眾多網友在其個人社交賬號下留言,稱“難過到落淚”。
目標山峰
兩人有多年登山經驗
此次準備挑戰未登峰

公開資料顯示,李先生今年34歲,成都人,是成都夢幻高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夢幻高山)的創始人,是一名極地攝影師,有6年攀登經驗,2017年成功登頂四姑娘山幺妹峰而備受關注;吳先生,28歲,供職于香港“野人旅志”,有10年登山經驗,也是首位參加并獲得國際登山向導課程(IFM G A )資格的中國人。
出發前,兩人在社交賬號發布了行程。
“在GoogleEarth(谷歌地圖)上看到這座山,我們就決定來了!”李先生5月30日在朋友圈寫道,他們只知道其大概位置山形,搜索全網也就一張航拍圖能窺見其真身,發了一些郵件給相關部門,問了朋友現在基本確定是未登峰。“這種完全未知的攀登對我們而言是一次全新的體驗和突破,感謝北面公司給予這種飄逸攀登的幫助,出發喀喇昆侖。”
為此,一行三人還做了不少功課,準備了包括安全繩、帳篷、睡袋、冰鎬等登山裝備,還包括地圖以及和攀登相關的資料。李先生在微信曬出了此行的一些裝備,微信中的標注顯示,一行人準備攀登的這座山峰海拔6410米。
他們的行李包
5月26日,吳先生在臉書說,經過兩個月繁復的準備——簽證、禁區許可證、隊員的調動、物資和贊助、交通安排、攀登策略、裝備的選擇、拍攝計劃的安排,終于要啟程了。
“三人為了這趟遠征,特別在各高海拔山區進行訓練,我完成了一個長達180公里的高海拔負重訓練計劃”。吳先生出發安全營地之前,發布了三人合照,將此次旅行命名為《喀喇昆侖山脈奧德賽: 三位登山者的旅途》。
他介紹,此次攀登的冰川是莉莉戈克冰川 (Liligo Glacier) 和目標山峰的信息,僅來自意大利米蘭大學的地質學勘探團隊在2008年發表的報告、衛星圖和三張照片。因此在到達目標前僅能倚靠經驗和猜測作規劃。“再兩星期,大本營建立后就將會展開探索,續步開辟出一條沒有人踏足過的路線。”
據他的臉書透露,巴基斯坦北部探險公司的伊.阿里協助辦理各種手續。
李先生好友阿左介紹說,對于攀登者來說,他們追求的是每一條漂亮的路線,每座山峰就是他們的夢想。
6410米,遇難者的目標山峰
搜尋成本2萬元/小時
家屬募捐資金轉運遺體
6月26日,“夢幻高山”官微以及“在成都遙望雪山”等多個戶外公眾號發布募捐公告。
“我們有個心愿,就是幫助遇難同伴的親人,把他們帶回祖國,帶回家鄉。”募捐公告說,為了減輕遇難者親人面對搜救(其實為搜索)遺體的壓力,他們發起本次募捐。
紅星新聞記者撥打了公告的電話,對方拒絕接受采訪。
“經過商量并且一致決定,我們不接受采訪,我們包括李先生的家屬,攀登搭檔KEN、公司同事,還有好友同學。”阿爾曼說,據王先生透露,阿爾曼是李先生生死之交,也是對外募捐公開聯絡人。
據公告介紹,遺體所在位置的雪坡,直升機不能起降,目前只能在5000米的冰川上修建平臺,再通過人力攀爬到5300米的雪坡位置,將遺體搬運至平臺,直升機才可起降接運遺體。
發現的睡袋和頭盔
巴基斯坦軍用直升機的使用費非常昂貴,前期搜救數次出動直升機,已產生近6萬美金(40多萬人民幣)的費用需要支付。再次出動直升機運輸遺體,以及至少需要若干名經驗極其豐富的救援隊員攀爬至5300米搬運遺體,不僅救援隊員面臨著再次雪崩的危險,而且又將產生更多高昂的費用。
6月27日,負責對外信息發布的巴基斯坦高山俱樂部秘書卡爾拉·海德里告訴記者,此次搜尋遺體中,阿斯卡麗通用航空公司被授權救援,出動了兩架軍用直升飛機,每小時搜尋費用為3023美元(約2萬人民幣)。“因為高海拔和惡劣天氣的原因,遺體還未找到。”
阿斯卡麗通用航空公司伊爾凡向記者確認這個金額。“現在已經定位了遺體的位置,但因為有大雪覆蓋,還未取出。”
三人此行手續代辦公司的代理人員伊·阿里介紹說,此前已經進行了三次救援,6月18日第一次救援因為天氣原因不成功,6月19日第二次在山上發現了睡袋,第三次發現了睡袋和頭盔,依然沒有找到遺體。
“依據國際法律與慣例,發生在山區的事故,一般來說不會組織搜索而會就地埋葬。”伊爾凡說,因為國際上有就地埋葬的標準,他認為,如果現在的救援只是為了取回遺體,家屬應該量力而行。
第一次搜索的惡劣天氣
一天募捐了82萬元
7月底8月上旬搜尋最高效

“他們發生了不幸的意外。”伊·阿里說,登山者購買了個人保險,但是他們的保險不在巴基斯坦,所以無法確定保險能否報銷他們的救援費用。伊·阿里介紹說,此次三人是個人攀登,以旅游簽證入境,依據巴基斯坦攀登管理部門與法律規定,未有許可證可攀登最高至6500米的山峰。
6月27日,夢幻高山發布募捐截止公告,僅一天的時間,他們募捐到了82萬元。
“我們認為已經滿足搜救需要,帶李先生回家緊急求助事件款項接收就此宣告截止。”該公告說,李先生的媽媽患有老年癡呆癥,姨媽李女士是此次事件的負責人,此次捐款全部款項將轉交給李女士,“資金在搜尋后如有剩余,會用作他媽媽后期贍養費用。”
6月29日,該公眾號再次發布搜索進展,6月22日-23日的搜索行動因為雪崩被迫停止。目前國內已有數人抵達巴基斯坦參與搜尋。
“目標區域的雪崩風險依然較高,而且正上方幾百米高處還有明顯落石風險、以及頂部山脊巨大雪檐的不穩定性。如果搜救隊員近期進入,必然會再次暴露在這些風險之中。”此公眾號表示,家屬無法承受搜尋隊伍中任何人員再發生任何意外。
中國搜尋隊伍分析,7月底到8月上旬搜尋應該是最高效的,且降雪和積雪的減少也會降低搜尋隊伍的風險,同時較為穩定的天氣,也可以允許搜尋隊不使用直升機而采用徒步的方式進山,很大程度降低搜尋所需直升機費用。“經過反復權衡,我們最終決定近期不再進山搜索”。
卡爾拉·海德里說,一旦遺體被轉運出來,將會被運往斯卡都和首都伊斯蘭堡,但所有轉運程序都需要家屬同意。“他們可能會乘飛機把遺體帶回中國,這完全取決于家屬。”伊·阿里說。
作為一名知名極限攝影師,李先生的離去在圈內產生不小震動,但作為極限運動的愛好者,“死亡”又似乎是一個無解的話題。
“該說些什么呢,感覺都好像很無力。高山夢幻,夢幻高山,過去玩笑式的話現在也變成了一種承諾。盡管我自己也是一個糟糕的人,但是我也一定要請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那些愛你的人放心。”李先生的好友阿左在朋友圈寫下這樣的話。
(原題為《成都登山者和同伴巴基斯坦高山遇難 為轉運遺體募捐了82萬》)
責任編輯:文聰玲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登山,死亡,遺體轉運,募捐

相關推薦

評論(854)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排列5中奖规则